相同八字的人命运为什么不完全相同

古人说:“每有贫寒之命,生于富贵之家,锦襁绣褓,享用太过。其福不足以当之,则必夭”。这段话是说,一个禀赋了贫寒之命的孩子,如果生在富贵人的家庭,是没有享福的承受能力的,一定会夭折。据此推论,一个禀赋了相同造化的孩子,如果生在贫寒人的家庭,由于没有福禄的耗费,不一定会夭折。“贫寒”一词有问题,既然是贫寒之命,如何可以生在富贵人家呢?既然生在富贵人家,又如何称其为贫寒之命呢?这是传统命理的思维方式,认为禀赋与命运是惟一的对应关系。既然同一种禀赋,可以处于富贵与贫寒两种状态之下,那么,禀赋与命运就不是惟一的对应关系。 由此看来,同样一种禀赋,具有某种同样,或者大致相当的福报。因为所处的家庭环境不同,对其福报的“消耗”也不同,从而命运的过程和状况也不同。这种理论应该可以推广到所有的命理分析中去。 下面的案例来自于纪晓岚的《阅微草堂笔记》,袁树珊在《中国古代命理探源》中也有摘录。 “按推算干支,或奇验,或全不验,或半验半不验;余尝以闻见最确者,反复深思,八字贵贱贫富,特大概如是,其间乘除盈缩,略有异同。无锡邹小山先生夫人,与安州陈密山先生夫人,八字干支并同。小山先生官礼部侍郎,密山先生官贵州布政使,均二品也。论爵,布政不及侍郎之尊;论禄,则侍郎不及布政之厚,互相补矣。二夫人并寿考,陈夫人早寡,然晚岁康强安乐;邹夫人白首齐眉,然晚岁丧明,家计亦薄,又相补矣。此或疑地有南北,时有初正也”。 显然,纪晓岚提出了两个重要的概念:一是命理“贵贱贫富,特大概如是”;另一是“乘除盈缩,略有异同”。两位夫人具有完全相同的禀赋,所以她们具有相同的福报。由于后天的差异,二人在寿元、子嗣、钱财以及丈夫的爵禄方面,明显存在互补现象在起约束作用,有所得必有所失。 我们可以做一个理想实验:两位夫人的时辰一样,理论上可以看成是一个人。因为命理是关于时辰分析的学说,既然是同一个时辰,那幺,理论上她们是一个人。她们的命运,可以看成同一个人在不同的环境下的不同过程。这表明人的命运在后天是可以有差异的,这种差异并非全部由先天来决定,而是后天的环境,或者是自己的选择来决定。例如,如果选择爵,则可能付出禄的代价;选择子,则可能付出寿的代价,等等。每一个人在后天都在一定程度上的选择权利,从而,理论上说,每一个人都可以缔造自己的命运,自然,人们的命运就可能偏离传统命理的逻辑过程。 为了考察地域和时间对命理的影响,纪晓岚又例举了案例如下:“余第六侄与奴子刘云鹏,生时只隔一墙,两窗相对,两儿并落蓐啼。非惟时同刻同,乃至分秒亦同。侄至十六岁而夭,奴子今尚在。岂非此命所赋之禄,只有此数。侄生长富贵,消耗先尽;奴子生长贫贱,消耗无多,禄尚未尽耶?盈虚消息,理似如斯,俟知命者更详之”。纪晓岚的记述,是罕见的命理案例:不但同辰,而且同地。此二人的命运毫无相同之处。说明相同八字的人拥有大致相当的福报,因为所处的家庭环境不同,对其福报的“消耗”也不同,从而命运的过程和状况也不同,这种理念可以对他们的命运作出合理解释,而且只能如此。这就是所谓“全不验”的情形。 下面我们来建立一个新的模型。假定存在一个常数,是量的概念。每一个人都拥有一个这样的量值,自然,相同的禀赋拥有相同的数值。这是可以接受的假定。我们换一种表述;假定这是天地给予每一个人的规定。依照这种描述,我们可以尝试建立命理模型如下:命理常数=妻+财+子+……+禄设:命理常数为C,妻为XQ,财为XC,子为XZ,禄为XL,寿为XS,其它为XX, 有:C=XQ+XC+XZ+XL+XS+XX 以上是一个六要素命理模型,前提是:X系列是可变因素,并假定X系列之间是简单线性关系。这样就可以解释一系列传统命题: 1,“吃亏是福”。按照命理模型理论的解释, “获得”是命理模型的消耗指标,而“吃亏”则正好相反,。例如,抑制木炭的燃烧速度,则必然延长它的燃烧寿命。由于命理常数的存在,“吃亏”所产生的某些要素值的减少,必然导致其它要素值的增加。这里所谓的“福”,是指的某种属性的转移,而不是总量的增加。命理与宿命的根本区别就在于,宿命否认这种转移的可能性,而命理则肯定它。人的生命的积极意义,在于让这种转移更具有价值。 2,“破财免灾”。按照五行生克理论的解释,“灾祸”是一种客观现象,也是一种必然现象。宿命的观点认为灾祸是不可避免的过程,然而,依照命理模型理论的解释,灾祸虽然不可以避免,但却具有转移的可能性。“灾祸”是某种命理要素的一种值的改变,通过将这种值的改变,转移到钱财方面,也就是“富”的减值过程,则可以达到某种消灾的目的。 3,“贪财坏印”。以公职人员为例:如果一个公职人员的命理常数一定,但在钱财上过于贪婪,即所谓在“富”上获得过多,则必然拖累其在“贵”上的命理数值,也就是降职。严重的甚至会损害到“寿”的数量,或者损害到其它的命理要素方面,这是显然的道理。等等。 命理模型需要一个完整的命理要素集合。古代命理常用的要素前面已经提及,它们是:妻、财、子、禄、富、贵、福、寿、父、母、兄、弟。其中“富”与“财”,“禄”与“贵”相互重迭,福可代指荣辱、顺逆,较为抽象。 《子平真诠评注》沉孝瞻:“大凡命中吉凶,与人愈近,其验益灵。富贵贫贱,本身之事,无论矣,至于六亲,妻以配身,子为后嗣,亦是切身之事。故看命者,妻财子禄,四事并论,自此之外,惟父母身所自出,亦自有验。所以提纲有力,或年干有用,皆主父母双全得力。至于祖宗兄弟,不甚验矣”。 参照各种理论,我们有: 命理要素集:妻、财、子、禄、福、寿、父、母、兄、弟……。 当然,专业人士会全面理解各要素的含义。例如兄弟包含姐妹的内容,父母包含叔伯姨姑的内容,寿包含身体、疾病、夭折的内容,妻包含妾、情人、异性的内容,等等。前面已经们给出过一个包含六要素的模型,是理论模型的简化版本。由于要素与要素之间的属性不同,例如寿的单位是年,财的单位是元,子的单位是个,所以,要素之间具有独立性。 模型右边的要素之间是互为因果关系,或函数关系。当某一个要素发生变化,则必然导致其它的要素进行适当的调整,这是命理与宿命之间的本质区别。 命运的展开首先是由命理模型来解释的,而命理要素的展开,是由格局学说来解释的,例如富格、贵格,或是富贵双全格,等等。《渊源集说》:“身弱徒然入格,纵发早亡”。 发,可以理解为发展,指的是在富贵。入格,是具备了富贵条件的意思。身弱,表明日元失令寡助。身弱不胜财官,恃强所得必然招损,这是命理常识。所以说“纵发早亡”。“纵发”,说明命弱时也可以发;“早亡”,则需要付出寿元的代价,这里讲的是富贵与寿元之间的消长,或者说调整和转移问题。 按照传统的命理分析,身弱是不可胜任财官的,也就是说,日元弱的人,理论上是不可能“发”的。《渊源集说》讲“纵发”,则说明命运是可以违反命理常识而产生变化的,这时候,只能用“早亡”来描述。纵发也不一定早亡。因为人一生除了财之外,不光是寿,还有妻、子、禄,等等,可以互相转移。另外,财来财去,正负为零,也不一定伤及寿元,所谓“破财免灾”,就是这个意思。财富厚的人,多资助他人,或捐助些慈善事业,从命理学上讲是有百利而无一害。所谓阴德,无非是讲人的付出,终究对人的总体命运来说,包括宗族,具有隐秘的益处。这种无法指明的回报,人们称之为“阴德”。 《金玉赋》说:“八字无财,须求本分;越外若贪,必招凶事”。无财,是禀赋贫寒的意思。贫寒者求富,也是人之常理。但是,思之太过,则称之为贪。贪则可以突发,那就是“越外”,所以“必招凶事”。贫寒属于命理要素“富”的范畴,贫寒是指“富”的量值低下,这里讨论的是先天获得的“富”的空间数值较小的情况。如果后天不适当地增加自己“富”的量值,必然引起其它要素的调整要求,而且是向下调整。所以说“必招凶事”。“凶事”的对象是泛指,是除了“富”以外的所有命理要素。不当的拓展“富”的空间,必须以降低其它命理空间为代价。 《论兴亡》说:“如有高见明识,知进退存亡之机,而保其身者,虽官禄逢伤,六亲免祸,亦当自己受恶疾而终者矣”。这一段谈的是伤官见官的情形。高明者,说的是知命之人;进退存亡之机,说的是命理要旨。纵然是知命的高人,也不能避免灾祸的降临,只不过可以在财官、六亲、身体和寿元上进行调整和转移罢了。不可避免,不等于是宿命。主动进退,以图存亡,这才是中国命理存在的意义。 《子平真诠评注》原序:“人能知命,则营竟之心可以息,非分之想可以屏”。营竟之心,本是常理。有了营竟之心,人们后天可以奋发图强,实现理想。社会在竞争中,不断拓展人们命运的相对空间。同样的命造,在不同的文明之下,其现实内容是不相同的。换句话说,命理常数在更大的尺度上,是社会文明的函数。非分之心,确不可要。有了非分之心,则命运的调整将失去控制,命理的空间结构将失去平衡,紊乱和崩溃将不可避免。 任铁樵在注《滴天髓.何知章》中说:“倘使富人无子,能轻其财与亲族之中,分多润寡,何患无子哉”?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,后天行为的取向可以影响人的命运。轻财与得子。

十天干精粹——戊土

第一讲 平实显精神,坤元合德戊   比方下的戊土。   有人说:“戊土在天为霞、为雾,在地为山峦,也可理解为城墙、厚土。”又说“土无专气,依火以生,霞无定体,借日光以存。知丙火为日,可推戊土为霞。霞与日有关,故无火则土死。”   戊在人身上为皮肤,在体内为胃。胃上接于食道,下通小肠,其主要功能是受纳、腐熟水谷。饮食入口,经过食道容纳于胃,胃有“水谷之海”之称。容纳于胃的水谷,经过胃的初步消化,下传于小肠,其水谷精微通过脾的运化,以供养全身。胃对于饮食水谷的消化功能,称之为“胃气”。胃气对人体生命与健康是很重要的,中医认为“人以胃气为本”,有胃气则生,无胃气则死。胃的功能特点是以通降为顺,所以胃气主降。如果胃失和降,所饮食物及糟粕不能下行,就会出现脘腹胀痛、大便秘结等病症。胃气不降而上逆,则可能引起恶心、呕吐或呃逆、嗳气。戊土就象人的皮肤和胃一样,在外面对全身都有保护和发散功能,在内可以消化饮食之物。胃喜湿怕燥,戊土也一样,喜滋润,太燥则有失功用。   也有人说,戊土在地上,是硬硬的土,像墙壁,像混凝土。可以成就高大的建筑,可以承载万物。但它也有顽固的一面,不可与戊日干的人过于直接的冲突。戊土日主的人常常说一套,背后想的又是依自己原则而行的另一套,要小心不要抵触戊日主生人。   《滴天髓》说:戊土固重,既中且正。静翕动辟,万物司命。水润物生,火燥物病。若在艮坤,怕冲宜静。戊土人,本性厚重,正直无私。戊土人喜静,懒得动。但一当他行动起来,就有一股特别的激情,对周围将产生不小的影响,大致可以改换原有的场面气氛。戊土人喜欢直来直去,无意之中容易得罪别人,这对他的事业前途多会带来负面影响。   围住江湖,堤岸是功不可没。戊土为堤岸,壬水为江河之水,壬水不是过于旺盛的时候,戊土可以起到固水的作用,但壬水过旺,就有冲垮堤岸的危险。所以较弱的戊土,比较害怕壬水的冲击,斯时非伤灾必破财。戊土如长江江畔的土山,在长江不泛滥时,戊土只是一堆石块,不会令人觉得它的重要性,但当长江水涨时,这些戊土便救家救民,不使河水涌入民居。戊土之德便显现出来了。因此在有灾难发生时,戊土日元的人分外易成名。很多知名人物,特别是很多烈士都是戊土日元。   例一, 乾造:辛丑 庚子 戊戌 癸亥   戌亥子丑汪洋之水,戊土为堤岸,但力量薄弱,逢壬年都不顺,或者病痛多,或者破财。平时不好接触,只在朋友危难之际愿意出手。   戊象城墙厚土,是甲木的掩体,又是生长甲木的基础。放在社会上,代表大众群体,冲撞戊土就象犯众一样可怕。任何有生气之物都以戊土为基础,离开戊土,生气就没有支撑。官以民为本,民以食为天,民与食都是戊土的特征物。好官必爱民,爱民如子的官,民必为他所用,此时的官就有生气,可以蓬勃发展。就象甲以戊为财,可以任其所用,任劳任怨,克的太过就象官逼民反,大事不妙。   戊土到处可见,有坤象,厚德载物,普通又而广泛,平凡、朴实、简单,它是万物所依赖的基础。一切生机从那里来,也必将回到那儿去。戊土人很直接,说话没有花言巧语。   戊土人喜欢自由,有懒散的习惯,有时很任性,克服这些弱点才有成才的期望。书曰:“土得金火,方成大器。”戊土遇到金多的时候,就有发泄才华的资本,任性的程度会进一步加剧。如果有火止泄,就不会肆意妄为地乱发泄,此时就有成大器的可能。   例二, 乾造:辛亥 辛丑 戊申 戊午   生时得午火,年月伤官辛金泄秀,其人才华卓著,双博士。   戊是土的本气,己土是田园疏松之土,必要的时候,己土可以变成戊土,如砌墙,垒大坝。 一切戊土的具象都是在打比方,戊土的精神实质是一切高大、厚重、稳固物体或群体的象征。 第二讲 戊土强与弱,体象歌来说   戊土的体象。   前面讲了戊土的精神实质,戊土是高山、大地的象征,一切高大、厚重、稳固之类的基础事物,都可以用戊土来表达。今天的内容是戊土的体象,先看一个例子。   乾造:壬午 癸卯 戊寅 壬戌(1942年生人)   大运: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  大致是二十年前的一天,我带着这个八字去请教师父。以前师父是用身太弱的旺衰状态来看他的兄弟姊妹数,一口断定是同胞共有十二胎,损五存七。事实正是如此,这就让我深信此戊土属于弱的状态。然而,就身弱而言,少年行甲乙运理当不会好,但事实上初运却并不坏,这又是为何呢?那天,天气很清爽,师父白天人多,不怎么理我,我又是他新收的弟子,要我等。没办法,我只好耐心地等着,直到天完全暗了下来,他还没理我。以前每到下午我都要回家的,即使我不想走,师父也要我回去。他经常说,父母在,不远游。可今天却没要我走,我心中十分高兴,从吃晚饭,到饭后的洗浴,我表现得特别的温顺体贴,他好象体会到做师父的一种快乐。更让我喜出望外的是,这天晚上居然让我与他同塌而睡,我明显有点受宠若惊的样子。躺在床上,我摸了摸他的伤口,满口都是关心他的话,直到师父主动引我言归正传为止。   “身旺,宜抑宜泄;身弱,喜生喜扶,这是一般的法则。”他说到主题了,我就特别地安静,生怕听漏了一个字。   “可是,这八字里面有一个关键点,我要是不说,你们就很难明白。” “你记下这首诗:   戊土城墙堤岸同,振江河海要根重   柱中带合形还壮,日下乘虚势必穷。   力薄不胜金漏泄,功成安用木疏通。   平生最爱东南建,身旺东南健失中。”   我的记性不错,他念完,我就背给他听了。但我还有许多不明白的,我问师父,“什么叫戊土带合形还壮?”   “这个八字中不是有个癸水吗,戊癸一合,戊土立刻强旺起来了,戊土一强旺起来,就能胜任官杀。戊土爱甲是他的本性,乙是正官星,戊土因合而壮大,当然甲乙运不坏。”   师父那晚讲了许多天干的特性,虽然当时好多地方不明白,但这个戊土带合形还壮,确实给我启发很大。   戊土有城墙、堤岸之称,皆言戊土厚重,振江河海,大有作为。例如,乾造:癸丑 甲寅 戊子 癸亥  因为戊癸带合形还壮,戊土能任官杀,行身旺七杀运都安然无事,丙戌年财气还很不错。还有两个乾造:1、癸巳 壬戌 戊申 戊午   2、辛亥 辛丑 戊申 戊午 为什么皆要以午火为用?正是因为“力薄不胜金漏泄”,泄气太重,必要火来止泄的原因。   戊土以水为财,无水难有作为,水太重,又会冲垮堤岸或城墙。所以,戊土喜根重而稳固。戊土很弱的时候,怕大水冲堤,但是只要柱中有癸水透出相合,形体就能壮大起来,戊癸之合,有如水泥钢筋结构,其性质变的非常坚硬。   八字中能使戊变弱的不是官杀,而是金的泄气。戊土气不通顺的时候,不可用木去疏通,见癸水是相合;见壬水,是冲撞;戊不通气,还是用金。只是用金须防泄气太重,此正是“力薄不胜金漏泄,功成安用木疏通”的意思。戊土生来喜欢木与火,行东南方运多数能发达,但身太旺,再行南方运,也容易失去中和平衡。正所谓:平生最爱东南建,身旺东南健失中。 第三讲 坐艮怕逢冲,从强慎言贵   戊土的气势。   戊是阳干,阳干都有气势。戊土的气势是趋向于静、稳固、牢不可破。戊土固重,既中且正。静翕动辟,万物司命。戊土气势蓬勃,静如铜墙铁壁,动则雷霆万钧。水润物生,火燥物病。若在艮坤,怕冲宜静。戊土在人体内代表胃,喜湿,怕燥,太干燥则胃气不和,自然生病。大地中的戊土也是如此,高山大漠只要有水,就能生长植物,种植庄稼,无水则是不毛之地。有用的戊土必须见水,有水就能生木,木又可以稳固水土。戊土总的气势是要稳固,坐艮坤(是戊寅和戊申)都有不够稳定的兆头,遇上金木交战或寅申相冲或相刑,戊土就有大厦倾覆之危。   例一 坤造:丙午 甲午 戊戌 丙辰   此女先是难结婚,后来好不容易结婚了,却一直不生孩子。原因就是戊土太燥,辰中癸水被冲坏,一片火炎土燥。癸水是妇女生育的根本,癸水严重受伤,生育的机能就失去了。也因时逢辰土,干透甲木,此女并非无用之人。   上面是说戊土的总体气势,前面讲过“阳干从气容易从势难。”戊土也一样,戊土只要见一点火,就有了依靠,火是戊土的生气,其它金水木的气势再旺,它也从气不从势。也就是说,有火在局,戊土再弱,也只能作太弱或偏弱看。若要它从,局中无火是一个先决条件。   例二 乾造:庚子 戊寅 辛酉 庚子   月干戊土得遇寅中丙火,丙火是它的生气,戊土虽然弱,但依然是从气不从势。戊土为印星,代表其母,全局看,丙的环境很差,果然母亲一生风花雪月,劳苦奔波。为留下好名声,放弃了很多的富贵。目前看,体质很差,恐难长寿。假如丙不起作用,戊土就从其它旺势了,此时的丙火相反要作环境很好来论,那时其母则是富贵有寿。   例三,乾造:辛丑 庚子 戊戌 癸亥 […]

十天干精髓——庚金

庚金的气势 庚是阳干,而且带煞,煞在术数里面代表凶星。但不是说庚日干的人很凶,主要是说庚金有种刚硬的性格,严肃的气氛。庚金的气势,就在于改变。有人说庚是斧钺之金,比作斧头。把庚金比作斧头很形象。斧头劈木,或者是做家具,或者是劈柴烧,无论是哪种,它都是在改变原来的状态。即使老了动弹不得,其人的思想还是很活跃,一直想变,这是庚金的内在气势。庚金这种力求变革的气势,其要点是改变环境,而且力争先改变他人,从而自己也随之改变。庚金人,对别人很严格,希望别人都快些成才,当然首先可以肯定,他本人是块天设地造的才质。为了能使他的亲人或朋友或同志快些变革,他可以不惜自己的一切,甘愿把自己当作前进的阶梯或大路。 庚金日干的人都有几分煞气,男士多数浓眉大眼,女性多数粗旷欠美貌,性情不屈不挠,气魄及精神力量很足,好面子,辛勤果断,其中以生于申酉月的人最验。据说彭 怀将军是秋天的庚金。 八字:戊戌 壬戌 庚申 戊寅 大运:癸亥  甲子  乙丑  丙寅  丁卯  戊辰  己巳  庚午 5岁  15岁  25岁  35岁  45岁  55岁  65岁  75岁 双戊透干,八字有土多埋金之患。早年是戊戌大限,癸水运,出身低微,贫困。中年行木火运,才华凸现。文 时期行土运,又是土多金埋。土多金埋,只适合隐退,再求上进,比上天还难。巳运三刑,命根被拔,必死于寅年。 《滴天髓》云:“庚金带煞,刚健为最,得水而清,得火而锐,土润则生,土乾则脆。能赢甲兄。输给乙妹”。 庚金遇壬水,便有清秀的仪容,特别是庚金日元的女性,生逢壬水透干或坐下子水,其貌美,必有魅力。庚金见丁火,便可以脱颖而出,受人尊敬,否则是烂铁一块。庚金见丑辰能生,但如身强的庚金,见此二土只会反应迟钝。遇未戌二土,太热的庚金又会脆断,庚金见乙木,如强男遇弱女,会有好的感情,很多庚金日出世的人女性是女同性恋的男性一方。 关于庚金刚健的特性,我想用下面的例子来说明。 乾造:丙申 癸巳 庚戌 丙子 此八字地支巳申一合,庚金与丙火同时变弱。而因庚坐戌,身到底偏旺,用火无疑。巳申合,合中有刑,但庚金坚韧,面对刑戳却毫不畏惧。 此即宋代臣相文天祥命造。有记载:官至丞相,封信国公。临安危急时,他在家乡招集义军,坚决抵抗元兵的入侵。后不幸被俘,在拘囚中,大义凛然,终以不屈被害,文天祥以忠烈名传后世,受俘期间,元世祖以高官厚禄劝降,文天祥宁死不屈,从容赴义。 庚金的气数 庚金是雕琢甲木的利器,而丁火是煅炼庚金的火源,这三个天干有纠缠不清的关系。在八字中,见丁甲双透的庚金的日主多能显贵,如好莱坞著名影星阿诺舒华辛力嘉便是典型的庚金人,丁甲双透,能成为炙手可热的世界级巨星。 庚金命的人很多是辛苦命。古代秋天行刑,称为秋庚,庚金命生于秋天,本为当时得令,但太强的金性,会招致痛苦。庚金命人,大多不快乐,在香港九七回归前,梁振英先生异军突起,受众方注意,原来他便是庚金日人。庚金人的家中,只要见到两组东西,此人必富必贵: 一:丁火,庚金人有大量灯火可用必贵,如家中灯火通明,是灯饰老板,电影公司老板均是,如果庚金人连家中灯火也不多,电器常出问题,都代表欠运了。 二:甲木,庚金人有大量花草树木在身边才贵,如参天大树,甲木亦为竹萧,纸张书本数千册,甲木亦为猫也,家中有大量书籍的庚金人,又热爱猫,必贵。 很奇妙的一件事情,属庚金不够庚金的人,都莫名其妙的在家中有放斧头,盾牌,电锯的习惯,对钢器铁器极有缘份。 再三强调一个观点:具体断八字,先要判断此八字是否适合用气数法,比如有气势的八字,就要先用气势法来论,没有气势,再参考气数。也就是说气数法不是万能的。然而,气数法在不少的八字中是有效用的,虽然有些呆板,但是如果不明白气数法,那么会有很多八字让你无法下手。 庚金的气数主要是丁和甲,随着季节和干支配合的不同,丁甲也有所取舍,用起来很灵活。诀曰: 正月庚金丙甲上,二三六七八丁甲,四月庚金壬丙参,五月庚金壬癸偏。九月庚金宜甲壬,三冬喜丁还喜丙。 正月庚金丙甲上。刚才还说,庚金的气数是丁甲,那么正月的庚金为何用丙甲呢?只要你体会一下正月的气候就不难想明白。中国大多数地方,把正月叫做寒春,用丙是为了去寒,调候在急。换个角度,以甲木为体,甲在寅月为当令真神,透出即为用神。正月甲木,丙比丁更有调候功能。故先用丙火,再用甲木。寅中有丙,无丙有丁甲透干,亦是气数非凡之造。 正月庚金气数是丙甲,但要视其整个八字的组合,再论其变化。正月建寅,其八字完全有可能构成寅午戌或其它形式的火局,此时,或者用气势法,从势取用,或者依然用气数法。用气数法,则是用水济火,成水火既济,其中水壬比癸好。还有水多或金多或土多的情况,对症下药,各有变化,但丙甲还是正月庚金的主要气数。二者齐透天干,层次最高,透一藏一,层次在其次,两者皆暗藏但不缺,层次在减,它与透一缺一有差不多的层次,两者皆无,层次最低。 二三六七八丁甲,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,就二月,三月,六月,七月和八月的庚金,以丁甲为气数。不过说的太简单,随着组合的不同,还有很多的变化。比如,秋天的庚金,就很容易成势,成势就要从势而论,有时不得已而要用水。不过,用水的层次多数不高。要成为高层次的八字,还是要丁甲齐透为妙。有诗曰:秋金锐锐最为奇,壬癸相逢总不宜,若得木火来相助,试看福寿与天齐。得丁甲透干,即是木火来相助。还有,二月庚金也有特别之处,因为二月乙木最旺,庚必留情于乙,乙庚合,庚有暗强之势。古书云:二月庚金,如秋金一理。秋金锐锐,丙丁火尤其重要。然而,三月六月都是土旺,甲木疏土很重要,气数虽然是丁甲,但甲比丁更为重要,甲透即是好造。书曰:土乾则脆。其中的六月,未土太干燥,用水解燥往往在急。未中丁火暗藏,不透丁用水才合适。透丁又透水,就是浊气,二者必居其一。 四月庚金壬丙参。四月建巳,巳肖蛇,五行学说又称其为变色龙。四月的庚金气数总体是丁甲不变。但随着组合的不同,还要参考壬水和丙火。如遇酉或丑,巳火化为金,透丁比透丙好,用丙泛力,原因是丙的根因合化而受伤。如遇寅午,巳又化为火,则要参考用壬水以济火,此时透丁又不如透丙,因为丁会合去壬水。如遇申子,巳还能化水,再若有壬癸透出,甚至要参考用土。也就是说,四月庚金气数是丁甲不变,但随着巳火带来的各种变化,参考取用更为复杂。 五月庚金壬癸偏。庚金生于午月,丁火旺烈。用壬癸调候在急,壬癸透否,甚至比丁甲透干还重要。书曰:五月庚金,无壬癸必非上格。炎上或其它从格不在此类。 九月庚金宜甲壬,庚生九月,戌土燥厚。用甲疏土,用水是解燥。丁本是气数之一,暗藏于戌,比透出来还妙。因为丁透合壬,解燥不力,用癸也不合适,因为戌月戊土成旺,不同于暗藏于库中的丁火。戊癸化合,癸水名存实亡,助燥而不解燥,所以戌月庚金,解燥用壬而不用癸。用壬地支宜见金,金发水源,壬水才有力。在有辛透干的情况下,癸才可用。 三冬喜丁还喜丙。三冬即指亥子丑三个月。冬天的庚金,水冷金寒,非丙不暖,非丁莫造。丁甲是庚的主气数,喜丙是因为调候,在火力不足的情况下,用丁还要用丙。冬天寒湿,无丙木湿,湿木伤丁,虽有丁甲亦不易发达。故说,三冬喜丁还喜丙。冬天生的八字,容易出现水太多的局面。再透壬癸,必要戊己出干制水,庚金才有立身之地,不然,就有水多金沉之患。此时,虽然有戊或己透干,如果支成水局,再见丙火也并非美事,因为,丙能解冻,水更猖狂,土金也危险。透丙即是逆势,当然不好。不过,这种情况多属于气势法范围。 庚金的化象 “庚金带煞,刚健为最”,“庚金带煞性偏刚”,诸多的说法,都是想告诉我们庚金的特性是刚有余而柔不足。然而,庚金遇上柔顺的乙木,特别是乙木强或旺的时候,庚金就有如利刀劈水,剑遇藤萝。书说,“能赢甲兄,输给乙妹”。乙木本柔,遇上庚金,有如藤缠树,柔能克刚。乙木本喜丙火,遇庚合化,心性起了巨大的变化。书曰:二月乙木旺似金,正是指这种庚从乙化的情况。 今天主要讲庚从乙化。天干合化,是十天干的本质趋向,天干五合出现,无论化否,都要首先考虑合化,并且是化得真时只论化。庚从乙化的条件,首先是要乙木有根或当令强旺,其次日还要庚金偏弱,最好无根。《十段景》论庚从乙化 庚从乙化,金质弥坚; 最忌辛金暗损,偏嫌丙火相煎; 遇丁官兮,似蛟龙之得云雨; 逢己印兮,若鹏鹗之在秋天; 癸水旺兮,田园破荡; 甲木盛兮,财禄增迁。 遇戊相侵兮,不成巨富; 逢壬助力兮,永保长年。 弱庚遇上强旺的乙木,对于庚金是一件好事。因为乙木也能使弱庚强旺起来。这也是“庚从乙化,金质弥坚”的意思。庚从乙化,遇上辛金,伤了乙木也等于是暗损庚金。遇上丙火,伤了庚金,乙木柔性大发,也让庚金不爽。所以说“最忌辛金暗损,偏嫌丙火相煎”。遇丁壬和甲乙都有利,逢戊癸则有害。因为丁壬化木利乙,甲己化土而生金。戊癸化火,则泄木伤金。庚从乙化是使庚旺,这与其它的从化有巨大的区别。无论是乙从庚化还是庚从乙化,都是要化象真切才有价值。 例二,乾造:己酉 乙亥 庚寅 戊寅 庚遇酉年,庚从乙化不真。但日时木气很旺,庚从乙化也有成立的时候。庚从乙化,乙木的状态必须好。年柱己酉,月柱遇亥,年月使乙木的状态不好,年月代表的时间是祖父辈和命主的早年。其人祖上三代都穷。本人早年也是穷困潦倒。23岁壬申年,庚得禄,马星动,命主开始求变,走广东,经过八年磨砺,思想和精神面貌大有改观。一进未运,壬午年开始起步,几年时间发财千万。其间,乙酉年和丁亥、戊子年略有破财,乙酉丁亥年都是下半年,壬午甲申全年都不错,癸未上半年生意不好,下半年换行业得际遇。丙戌下半年和丁亥上半年最好。戊子是一年不顺,财气一般。己丑年又重整旗鼓。推其庚寅辛卯松柏木之年大发。 例三,乾造:庚午 辛巳 庚午 乙酉 此造虽然有乙庚,但巳月的乙木只是外面好看,内面一点根气也没有,乙从庚化不真。庚从乙化也是一种假象。乙庚到底只作合绊论。乙庚合,要么是金旺化金,要么是木旺“化木”。初运和中运,从南转西,不是好运,相对穷困。乙木受伤严重,断了一个小指。老来行北方运,特别是进入子运,一举成名,其中乙亥年最好。此人贵大于富。 上面三例都有乙庚合,庚从乙化的越真切,其人就越富有。再看一个庚从乙化的八字: 例四,乾:戊辰 乙卯 庚辰 丁亥 乙庚之合,其化象本来是金,遇上乙木强旺,庚金偏弱,庚屈性于乙。此造庚金生于乙卯月,乙木正当令。庚从乙化,并且化象(化象是木,庚也变强)很真切。庚金随着乙木而变旺,年上见戊,出身市井,时见丁火,官至宰相。乙木当令透出,庚从乙化,不是庚金本身有多少能耐,而是当令之乙木特别喜欢庚金。此即明朝熹宗皇帝手下的大奸臣魏忠贤命造。有趣的是,熹宗皇帝是个技艺高超的“木匠”。乙庚合,乙木变的坚硬,庚金是利器,二者相得益章。 六庚干支 六庚干支有庚子、庚戌、庚申、庚午、庚辰、庚寅。 庚子:干支气势在于金生水,有水多金沉之患。日柱庚子,坐伤官,女命克夫。干支金水相生,人秀丽聪明,耿直,讲义气。纳音壁上土,有金碧辉煌的意思。 庚子 金玉出海日。有诗曰: 能歌善舞笔和墨,犹如白虎戏江水。 冲在禄马登科甲,斑竹细雨伤情泪。 子月,衰,伤官旺,无土运,即鬼旺,风烛夭贱。丑月,虚名,轻财。寅月,偏财,不禄。卯月,合财,金玉满目。辰月,利路经商。巳月,武职显跃。午月,文官近卫。四季月,印旺,富而有名,亥月,漂蓬,僧侣。 庚戌:干支气势在于出土之金。日柱庚戌,坐库通根身强,魁罡,聪明刚毅,有文彩,忠义双全。庚戌纳音为成器之金,不可见火,恐有所伤,若得水土相之为贵。 庚戌 禄马贵人日。有诗曰: 将军百战不论功,高山流水又出征。 西去阳关知音少,前禄后福两三重。 辰月,冲,平常之命。卯月,合,因妻发福。寅月,候王之命。丑月,财旺官升。巳月,火官,武职操权,有惊险。午月文职。难善终。申酉月,财来财散,散聚两依依。亥子月,文笔超群。 庚申:干支一气,庚申日柱,坐禄通根,身体好,有一段富贵。丑月庚申,为天月两德,主人一生健康少疾病。女命庚申带天月两德,必生贵子,聪明大器。纳音为木,虽然气弱,但能引通木气,不忌木。 庚申 双虎奔驰日。临官禄,坐支比肩,食神,偏印,又叫虎恋玉女日。有诗曰: 白虎交驰向南行,雀跃江河早成名。 禄到长生官得地,九重露雨沐朱衣。 四季月,透火,大贵之命。亥子月,诗词清畅流韵。申酉月,无官星,贫而贱。寅卯月,财满三峡。已午月,官至侍郎,七杀为用,金戈铁马。 […]